假离婚陪读,丈夫却与别人生子 来美“陪读妈妈”们的故事……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9-22 分类:
近日,一则“女子‘假离婚’出国给儿子陪读,回国后发现丈夫已与别人生子”的新闻火爆了社交网络,海外“陪读妈妈”群体再次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侨报网讯】近日,一则“女子‘假离婚’出国给儿子陪读,回国后发现丈夫已与别人生子”的新闻火爆了社交网络,海外“陪读妈妈”群体再次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为照顾孩子,她辞职当家庭主妇

《南国都市报》报道,多年感情抵不过一朝分离。来美国给儿子陪读回国后,刘楚与前夫钟阳办理了复婚手续。5年前的离婚,夫妻俩曾有共识,那就是假离婚。可是复婚后,刘楚却发现钟阳在“假离婚”期间与他人生子,如今女方又有了身孕。刘楚再次离婚,然而“假离婚”前的财产还能要回来吗?

在来美国陪读前,刘楚的生活让身边的闺蜜、亲友都羡慕不已。她与丈夫钟阳是自由恋爱结婚,两人育有一子,孩子聪明懂事。钟阳是一家国有上市公司的高管,薪资丰厚。为了照顾孩子,夫妻俩商量后,刘楚辞职做起全职太太。那时,家务活有保姆做,除了接送、陪伴孩子外,刘楚不是逛街、健身就是去做美容,日子过得很舒心。

他们夫妇原本生活在上海,后来钟阳被派遣到海南工作,便在三亚、海口等地购地买房,进行投资。放假时,刘楚就带着儿子钟睿到海南玩。随着时间推移,土地、房产都大幅升值,夫妻俩的资产也水涨船高。

“假离婚”出国陪读,她没主张分家产

儿子12岁准备上初中时,为了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钟阳和刘楚决定送孩子来美国读书。让孩子独自一人来美国,夫妻俩不放心,刘楚来陪读是最好的选择。可是,钟阳是国企高管,妻儿都出国是不被允许的。最后,刘楚与钟阳听从了中介的“馊主意”,两人“假离婚”,刘楚来美国后再找个人“假结婚”。这样,在钟阳夫妇看来是一举两得。

虽然与钟阳办理了离婚手续,但刘楚自认为,她和钟阳都有共识:夫妻俩只是“假离婚”。因此,在签订离婚协议时,她并没有主张分割一半家产。随后,刘楚到了美国与他人办理结婚手续,取得美国“绿卡”,这也在她和钟阳的计划之内,是两人都认可的“假结婚”。

回国复婚才得知丈夫已和他人生子

刘楚在美国一呆就是4年多,直到钟睿适应了环境和学习,她才回中国与钟阳办理复婚手续。没想到,回国后刘楚却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称钟阳在两人“假离婚”期间与他人生子,现在女方又怀孕了。

起初,刘楚不相信,她认为自己与钟阳有二三十年感情,一直很恩爱,钟阳怎么会背叛她呢?但是,钟阳确实在与刘楚“假离婚”期间与一女子有了孩子,且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刘楚深受打击,这次,她决定真的离婚。

来美陪读妈妈们的故事:陪伴孩子成长 体验各不相同

在一起上英文课的陪读妈妈们在一起合影。(美国《侨报》/资料图)

在海外,像刘楚这样的华人“陪读妈妈”群体无法被忽视。她们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生活,来到海外从头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孩子身上,陪孩子读书,接送孩子上下学,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这些“陪读妈妈”们又过得如何呢?

苗青,陪读妈妈,儿子10岁

美国侨报此前报道,随着华人大量涌入南加州,当地华人社团也层出不穷,尤其在微信圈各种各样的“群”可谓五花八门,让中国新移民的业余文化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在这些“群”当中,近两年出现了由陪读妈妈们组建的“妈妈团”。她们陪伴孩子成长,自己也有不少收获。

苗青介绍说,她和儿子是一年前陪着老公办理“杰出人才”移民美国的,苗青本人在中国是企业高管,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她毅然放弃自己的事业送孩子到洛杉矶读书。开始的时候还担心孩子不会英语,跟不上课程,但上学第4天回来孩子就在日记中写了一篇中美教育的对比,说美国的课堂很自由,老师很NICE,中国的老师很严厉,课堂很紧张,课业压力大。

谈到自己,苗青除了接送孩子上下学,洗衣做饭家务外,每天还有很多空余时间,为了给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更充实一些,她利用自己的艺术专长开办了成人和少儿书法班以及水墨画班。此外,她还参加了免费英语班为自己尽快融入主流社会扫清语言的障碍。她还和“妈妈团”每周举办一次“周末生活体验日”,一起去参观博物馆、参加社区活动,一起去爬山、郊游……

刘筱青,陪读妈妈,儿子9岁

用手绘制了一套青藏濒临灭绝鸟类画册的刘筱青通过“杰出人才”两年前移民美国,她的“杰出”形象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电视。来到美国后刘筱青洗去铅华,专职陪儿子念书,短短的两年她和儿子都有了异国他乡的不同感受。

先说儿子,刚开始听不懂英文的儿子通过学校的英语补习班半年后就能听懂课程了,儿子后来交了一个白人同学,两人拍摄了微视频放到YouTube网站,还在社区里张贴广告,让街坊邻居上网看他们的视频并点赞,结果没想到他们的视频因为点击量达到了YouTube的要求,两人分别拿到了8美元的奖励,这让儿子感到非常的自豪,妈妈也为年仅9岁的儿子学会了自立本领而感到骄傲。

再说妈妈自己,刚来美国的时候她有很多的不适应,晚上9点多钟大街上就没人了,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而北京这个时间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虽然美国看上去很冷清,但邻居看她家门前的草坪黄了,主动为它浇水,这让筱青感到些温暖。

让她感觉不习惯的另一次经历是洗衣服晾晒在院子里被邻居制止,感觉美国邻居特别爱管闲事,她把晾晒杆放低一些,让老美看不到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为了和邻里搞好关系,她邀请大家周末来家里派对,做了一桌丰盛的中餐,老外邻居们非常喜欢她做的麻婆豆腐和红烧肉,唯独不吃带刺的鱼。老外告诉她,他们没有吃东西还要吐出来(鱼刺)的习惯。闲聊时谈到日本政府至今不愿为南京大屠杀道歉,听了这话一位白人邻居非常生气,“怎么会这样”?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周妈妈,陪读妈妈,儿子上大二

10年前来自北京的周妈妈现在住在帕沙迪纳市,19岁的儿子在她的辛勤培育下,一上大学就跳级进了大二。周妈妈除了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外,业余时间喜欢摄影、种花种草,带着儿子参加公益活动,为流浪汉送衣送饭,参加狮子会的活动等,从小培养孩子一颗爱心。

为了供孩子上学,周妈妈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包括中介、咨询等。刚来美国的时候英语不好处处碰壁,出了车祸说不清被人欺负,买东西售货员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为了攻克语言关,她除了到社区学院去上免费英语课外,平时在家都开着电视看英文节目,开车的时候也听英语广播,自己创造英语环境,10年下来她的英语已经达到交流无障碍的水平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妈妈团的朋友都能像上述母亲那样把生活安排的充实、快乐、井井有条。据介绍,有些妈妈们是靠“煲剧”打发日子的,有的还在为身份发愁,还有的因为太无聊得了抑郁症,真的有一种“好山好水好寂寞”的感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