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考验丈夫 乐清女子藏起儿子报假案 获刑1年3个月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5-27 分类:
检方认为,陈某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其及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虚假警情。

【侨报网综合讯】北京时间本月29日上午,浙江乐清市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乐清失联男孩”母亲陈某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一案,并当庭判处陈某有期徒刑1年3个月。

2018年11月30日下午,陈某将11岁的儿子藏起来,谎称失联。警方大举搜救,多家公益组织参与。此事不断发酵,引发全中国关注。

浙江新闻客户端报道,2018年11月30日下午放学后,11岁的黄某某再也没有回到家,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了踪影。此后整个温州乃至全世界都在为这个孩子揪着心,祈祷孩子平安归来。

当地警方“调用一切资源”查找,众多公益组织在冰冷河道内地毯式搜救,其父黄某悬赏50万元(人民币,下同)寻子......直至12月4日夜间,人们才吃惊地发现,这竟是孩子妈妈陈某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

乐清市检察院认为,陈某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其及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虚假警情。故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对陈某提起公诉。

法庭上,陈某辩解,老公有外遇,与老公存在感情纠纷,一开始只想把儿子藏下,气下老公。没想到事态发展这么严重,后来不知道如何收场。

而其辩护人指出,陈某虚报警情有多方原因,因为老公长时间出轨,事发前女儿把6000多元钱撒窗外遗失,儿子用手机乱消费,种种生活细节刺激了她的情绪,这才实施了这一计划。

公诉人认为,整个过程中,警方出警600余人次,出动了搜救艇、搜救犬,多家公益组织参与,全国多家媒体报道。相关报道在百度搜索榜第七名,新浪微博2.1亿阅读,热搜榜第一。陈某的行为严重扰乱公共秩序。

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编造虚假警情,在信息网络及其他媒体上传播,其行为已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鉴于陈某系初犯,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但考虑到其因一己之私,损害社会诚信和良知,损耗社会公共资源,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对其不适用缓刑,遂作出如上判决。

为什么要把儿子藏起来?法庭上,陈某回答公诉人、辩护人提问时说:“我老公平时在家每星期有三四天在外喝酒。老公对孩子没有耐心,厌烦(生病的)女儿,经常动手打她,以至于他一抬手,我女儿就会吓得蹲下。老公出轨多年,我吵过、闹过、离家出走过,闹过离婚,老公一次次保证会回归家庭,我一次次隐忍。事发前一晚,婆婆给我的钱被女儿扔到阳台下遗失,儿子的同学用我儿子的手机在拼多多上买东西。我打电话让老公向婆婆解释,让他教育儿子。换来的却是老公对我的指责,所以萌生藏匿儿子的想法。”

陈某回忆:“我一开始跟儿子说玩捉迷藏游戏,想通过报警,把老公叫来,气他,让他紧张一下,再找一个理由,让儿子自己出来。”

陈某坦言,没想到这么严重,害怕受到家人指责,得不到谅解,所以不知道如何收场,不敢说出来。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在29日的庭审现场,旁听此案的除了陈某的家人,还有乐清市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妇联工作人员、媒体记者等,陈某的丈夫黄某没有到庭。

判得太重?法律界人士:其虚报警情、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是具有主观故意的

此案的判决也引发争议。中新网微信公众号报道,有网民认为,被告人陈某并未对社会造成实质性的危害,只是损耗社会公共资源,一年三个月的判决结果可能“过重”了。

网民评论截图

不过,相关法律专家学者普遍认为案件的判决具有典型意义。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认为,被告人报假警,一方面会浪费掉宝贵的社会资源,造成警力的无辜消耗。此外,儿童失踪类信息的传播还会给当地乃至全国的居民带来焦虑和恐慌的情绪,破坏社会秩序。综合来看,此案的量刑并无问题。

在北京德翔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翔看来,被告处心积虑、仔细筹划,就是要让社会各界都相信自己报的这个假案。虽然并未造成人员的伤亡,但客观造成了社会各界人力物力上的损失,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有比较严重的社会后果,所以量刑的结果并不重。

天津宸寰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青霞认为,此案的量刑结果是准确的。在她看来,被告主观明知自己所报警情是假,却为了一己之私,从未澄清事实,在客观上对浪费了公共资源,对社会秩序造成了侵害。同时,她还提醒民众,应当注意自己行为的真实性,不要因为一己之私,扰乱社会秩序。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表示:“这位母亲的行为不仅消费了社会公众的善良与同情心,也消费了有限的警力资源。除了应当给予其道德层面上的谴责,也应当承担追究其法律责任。虽其本意是测试夫妻感情,但其虚报警情、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却是具有主观故意的,因此该行为应当纳入法律评价范畴。”

张新年还表示,本案被告人在编造虚假警情并经网络和媒体传播社会影响不断扩大之时,也没有及时进行澄清,其不法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已不足以惩戒,明显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过,张新年同时称,本案被告系初犯、认罪态度好,应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因此,虽然一审法院的定罪量刑于法有据,但结合被告人的悔罪表现以及今后的再犯可能性等,不予适用缓刑则值得商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