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司机提仲裁人数超6万:或需10年解决 耗资6亿美元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5-12 分类:
虽然这一选择(Uber要求司机通过仲裁程序解决争议)最初可能会阻止法庭诉讼,但6万起仲裁案是“千刀万剐的凌迟”,切默斯说。“从行政和法律的角度来看,这么多的仲裁案几乎是无法处理的。”而Uber承担了大部分仲裁费。据保守估计,每一次仲裁的费用为1万美元。

据外媒报道,对打车服务巨头Uber来说,利用法律仲裁来处理司机赔偿投诉——从工资到加班等——似乎是明智之举:它可以排除代价高昂的集体诉讼,因为这属于私事,很少有司机愿意大动干戈对簿公堂。

但这可能是个错误的估计。

Uber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随着这家叫车巨头准备本周上市,Uber的估值可能达到近840亿美元,而向Uber提出仲裁要求的美国司机数量已增至6万多人。这一数字令法律专家感到意外,他们表示,要解决这些案件将需要几十年的时间,Uber至少要付出6亿美元的代价,而且还看不到终结的迹象。

“千刀万剐的凌迟”

Uber本周即将上市——就在司机举行大罢工之后——这使得这一法律策略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从Uber的角度来看,仲裁阻止了司机向公开法院提起集体诉讼并赢得官司,从而威胁到该公司商业模式的一个关键要素:将司机视为独立合同工,从而避免承担把他们当做全职员工的成本。仲裁决定,无论是对公司有利还是不利,都不构成任何法律先例,而且结果是保密的。

“Uber实际上选择了一种毒药。”波士顿全球化伙伴公司(Global Partners)总法律顾问南希-切默斯(Nancy Cremins)说。她指的是Uber要求司机通过仲裁程序解决争议。

虽然这一选择最初可能会阻止法庭诉讼,但6万起仲裁案是“千刀万剐的凌迟”,切默斯说。“从行政和法律的角度来看,这么多的仲裁案几乎是无法处理的。”

司机终于可以获得Uber股票了。但是他们想吗?

仲裁在所谓的零工经济公司中尤其流行,这些公司依赖于作为独立合同工的劳动力运营。对于司机来说,这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但也缺乏传统工作带来的好处。结果很多司机投诉Uber将运营其打车业务的主要成本,主要是燃油、保险和维护等汽车开支,强加到了他们身上。

专家说,Uber不要以为司机和劳工律师是在虚张声势。Uber,尤其是在赢得了支持其使用仲裁程序的关键法院裁决后,认定司机和他们的律师更有可能在个人仲裁中认输,而不是与打车服务巨头对决,因为这在法律上相当于赤手空拳与武装得更好、实力更强的对手展开肉搏战。

研究发现,对于大多数美国公司来说,强迫员工就他们的不满进行仲裁的好处之一是,真正申请仲裁的员工相对较少。

代表司机对包括Uber在内的众多零工经济公司提出此类要求的律师香农-里斯-里奥丹(Shannon Liss-Riordan)表示:没有一家公司真的希望数千名员工对该公司提起诉讼。这些公司希望“索赔请求自动撤销”。

里奥丹说:“我们对付许多公司的做法是,我们接受他们的仲裁要求,并用成千上万的仲裁申请轰炸他们。”

Uber承担了大部分仲裁费。据保守估计,每一次仲裁的费用为1万美元。而切默斯预计,每次仲裁的成本将接近2万美元。根据招股说明书中提起仲裁的司机数量,这意味着解决他们提出的所有仲裁请求将花费至少6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对获胜司机的任何实际补偿。

据法律专家称,这比Uber为解决多起集体诉讼所支付的费用要多得多。今年3月,Uber支付了2000万美元,和解了里奥丹代表大约13600名司机提起的集体诉讼。

在仲裁中,“你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事情,结果各不相同,这将花费很多钱,而且也不能以任何方式解决问题。你必须一个一个地解决这些仲裁请求,这对Uber来说就很痛苦,因为它已经成为一项常规支出。它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商业价值。”

Uber发言人马特-考尔曼(Matt Kallman)拒绝置评。

是麻烦还是价值

Uber在IPO文件中承认,已经很大的仲裁费用“可能会让我们付出更高的代价,或者仲裁案件可能会增加,并成为负担。”

Uber在文件中表示:“进行仲裁程序可能会给我们的声誉和品牌带来某些风险,因为这些仲裁程序已经遭到了公众越来越多的审查。”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这种风险,它可能会“自愿地限制”使用其仲裁程序。

西雅图大学的法学教授夏洛特-加登(Charlotte Garden)说,这些声明表明Uber“可能会在个人仲裁问题上认输求饶”。这一披露信息“让我怀疑Uber是否正在考虑仲裁带来的是麻烦还是价值。”

这并不能帮助已经进入仲裁程序的司机。代表已提交仲裁请求的1.2万多名司机的律师对Uber提起了起诉,声称Uber拒绝支付强制性的申请费,以启动仲裁程序。律师们说,这让司机“在仲裁中备受煎熬”。Uber辩称,司机们没有支付启动仲裁所需的400美元,“制造了他们声称Uber制造的纠纷”。

Uber花了数年时间解决与代表司机要求偿还汽车开支的里奥丹之间的诉讼。此前,Uber要求工人必须通过仲裁程序来解决纠纷。加登说,Uber拖延启动仲裁程序的做法让人相信它“希望阻止司机在任何地方提起诉讼”。

投资者似乎并不太担心。知情人士周二表示,Uber有足够的投资者需求,可以将其IPO定价在价格区间的高端。这意味着Uber有望在今年最大规模的IPO中筹资约90亿美元。

资产管理公司D. A. Davidson驻纽约的分析师汤姆-怀特(Tom White)说,尽管许多早期投资者希望股价在一开始就出现飙升,但是长期投资者需要更好地理解Uber仲裁政策等问题是如何影响Uber与司机关系的。

未来的发展情况还不明朗,从理论上来说,该公司可能会解决仲裁问题。而且,在监管领域也存在不确定性。根据加州最高法院去年的一项裁决,大多数法律专家同意Uber司机有资格成为员工。如果该州立法机构不修改法律,或其他州也采用这一标准,Uber将不得不考虑向司机提供并支付传统员工的福利。

今年3月上市的Lyft 和准备本周上市的Uber都将继续需要司机。“未来几年将需要更多司机。”怀特说。根据Uber的招股说明书,Uber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市场份额超过65%,全球司机超过390万人。

他说,Uber现在没有有利的地位与司机“进行谈判”,部分原因是,从2017年年底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加入以来,Uber仍在从以前经历的各种风波中恢复元气。

针对Uber的仲裁请求源于其司机对其报酬感到不满。与此同时,据怀特称,在IPO后为了实现盈利并让投资者满意,Uber将很快被迫取消任何针对司机的激励措施,包括奖金支付。

“如果司机已经在抱怨他们的薪酬过低,那么Uber又将如何做到这一点呢?”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