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中国再裁员百人 劳资纠纷谈判无果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4-27 分类:
去年9月在华最终定论的GSK案,由于GSK本身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受《反海外贿赂法》制约,目前仍未躲过美国司法部调查。一旦中国区旧案再生波澜恐会新增美国巨额罚单。被裁员工群体认为这是公司裁员降低人力成本的主要诱因。因商业贿赂被处高额罚金的GSK(葛兰素..

去年9月在华最终定论的GSK案,由于GSK本身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受《反海外贿赂法》制约,目前仍未躲过美国司法部调查。一旦中国区旧案再生波澜恐会新增美国巨额罚单。被裁员工群体认为这是公司裁员降低人力成本的主要诱因。

因商业贿赂被处高额罚金的GSK(葛兰素史克),近期因多名前管理层员工抗议公司违规裁员而再度引发关注。

3月18日,位于GSK中国总部上海办公室楼下,数名公司前员工聚集抗议GSK中国区裁员。据悉,自3月9日GSK中国对逾百名中国区“问题”员工进行解除劳动关系后,十天来双方沟通无果最终引发了此轮抗议。

作为本轮GSK被裁掉的员工,原GSK中国的一名产品经理王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GSK中国给出的正式离职通知书未出具任何原因。声称若不短时间内主动辞职会在员工人事档案中留下污点记录,以影响其日后就业。”

王翰透露,被裁掉的员工大多有5-10年的工龄,其中还包括数名孕妇和哺乳期的员工。如果要走裁员赔偿的话,数额将非常巨大,因而才会逼迫员工主动辞职。

去年9月在华最终定论的GSK案,由于GSK本身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受《反海外贿赂法》制约,目前仍未躲过美国司法部调查。一旦中国区旧案再生波澜恐会新增美国巨额罚单。被裁员工群体认为这是公司裁员降低人力成本的主要诱因。

对此,GSK中国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的声明中表示:“公司对违背了葛兰素史克公司价值和行为准则的员工进行了惩处,对违反公司制度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

已裁员数轮

自2013年GSK中国区商业贿赂案被彻查定性后,随着公司销售模式与高层管理团队的全面转变,曾经的GSK全球版图重镇――中国区已经经历了多轮裁员。去年6月,众多GSK前员工在多地起诉公司非法解聘一事就曾激起很大舆论关注。

相较于前几次中国区裁员多为基层销售岗位的医药代表,此轮上百人裁员更多集中于中高级管理层员工。王翰告诉记者,这些员工中超过九成都是地区经理以上级别,甚至不乏多名总监。

尽管未对裁员是否公允的质疑进行直接评论,但据GSK中国声明中的相关解释,因违规而离开公司的员工,其“违规情况都不是最近发生的,而是在2013年上半年之前”,相当于是GSK案在被罚款后的进一步肃清团队。“对有清晰证据表明违反公司制度的行为,葛兰素史克必须采取相应的惩处措施,包括终止劳动合同。”

而在被裁的员工看来,公司给出的违规理由似乎站不住脚。“公司对被裁员工给出的理由五花八门,有些说是违规翻阅公司邮件、管理下属不力或是明知产品推广会不能明说为了提升销量仍刻意为之等等。”王翰表示。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裁员《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中,GSK对相关员工解聘并未给出具体原因,只是在《通知书》中明确“公司合规部门在对过往行为进行调查过程中,发现存在严重违反公司《员工手册》相关规定的行为”从而进行处理。

除了裁员被指师出无名外,有别于通常外企事先30天的解约通知时间的做法,GSK此次快速解聘手法也遭到前员工的一致反弹。3月6日当天对员工电话通知并在京沪穗等五个城市进行约谈后,3月9日作为最后期限解除劳动合同。

在王翰在内的多名前员工看来,这一轮裁员针对性十分明显。“受牵连的员工都是此前收到过警告的员工,这部分人本身在两年内无法涨薪、晋升,前一年的奖金也会作废。尽管2013年GSK被坐实触犯了法律,但至今还要把这部分责任推到员工身上去,以躲避海外处罚。”王翰直言。

记者得悉,受到抗议行动的影响,18日GSK中国/香港区处方药及疫苗部高级副总裁和总经理Herve Gisserot、人力资源部总监王毅及多名合规与政府事务负责人共同与被裁员代表进行了沟通。但据前员工透露,公司对其要求的“给出违规的具体理由及处罚的标注、收回解除合约、停止继续恶意调查在职员工”的三个诉求均予以拒绝。

被裁员工或诉诸法律

以转型阳光透明销售模式的GSK中国,走出低谷尚需时日。2014年中国药品市场的增长约20%,原本就处于前十大药企中第二梯队的GSK同期销量下降了约20%。

就在本轮裁员大限的一周后,GSK中国宣布采用全新组织架构。以波及程度最严重的肝炎治疗领域为例,新的架构将地区经理以上(包括市场部人员)由原来的170人缩减为132人,减员比例23%。而在此次该治疗领域裁员中,此轮恰好有超过31人被解除合约(尚不包括接受警告而待岗人员)。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无论裁员定性一事是否值得商榷,至少GSK在裁员数量的把控上非常准确。“此次被解职上百名员工占到GSK商业团队总数约5%,不在更大规模引发员工负面情绪的基础上裁员,可以给出足够理由让美国司法部不再追加巨额罚款。同时,相较于普通药代,此次资深高薪员工的清理更为公司省了一大笔赔偿金,可谓一举多得。”


GSK公司多番强调了内部调查的公正性,“公司聘请了独立的律师事务所及其他外部咨询机构对中国公司的运营进行调查和评估。”自GSK案爆发后,事件定性和内部员工调查所聘请的就一直是美国瑞格(Ropes&Greg)律师事务所,后者所出具的报告被指受到美国司法部的认可。

“但相关调查费用一直由GSK公司在买单,因而其公允性不得不让员工有所质疑。”王翰表示。随着复议申诉的沟通遭到拒绝后,被裁员工透露,将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2014年以来,来自上海、武汉、山东、哈尔滨及江苏等省市的GSK被裁医药代表所进行的劳动仲裁,目前多以失败告终。